在线留言|联系青岛琴行|收藏青岛琴行|网站地图登录注册

买钢琴欢迎进入青岛琴行官方网站!

买好琴 到正一

欧洲品牌钢琴销售中心

咨询服务热线:400-176-9871
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->行业新闻

青岛钢琴调律师-初政起正一访谈

返回列表 来源:正一琴行 查看手机网址
扫一扫!青岛钢琴调律师-初政起正一访谈扫一扫!
浏览:- 发布日期:2019-02-19 15:28:42【
初政起专访 | 匠心——美丽音符因你而动听

青岛钢琴调律师初政起为岛城两万多架琴调音


青岛钢琴调律初政起正一琴行

乍寒还暖,大家都在想今年的供暖问题时,初政起想的是:供暖后的钢琴调律工作又要提前排期了。


“青岛夏季太潮湿,冬季供热又干燥,对钢琴影响很大。”初政起谈起钢琴的调律、保养,表述精准,“供热后的一个月左右,是调律的最佳时间。”他说,虽然青岛拥有钢琴的家庭还在逐年增加,但钢琴调律师的数量远远不够,更不乐观的是,很多家庭购买了钢琴,却不知“调律”的重要,“把钢琴都‘放’坏了。”   从小时候跟着爸爸屁股后面看爸爸调律,到成为青岛第一个拥有调律专业证书、第一个去日本进修、第一个拥有美国国际钢琴调律师资格的调律师,初政起对自己的要求一直是“追求最好”。作为一个典型的精力充沛的狮子座,初政起对职业技能的坚持,往往在旁人看来倔强到“不可思议”,但初政起一路走来,初心不改。


青岛钢琴调律初政起正一琴行


01

歪打正着,走上调音路

初政起的父亲初保勋算是岛城第二代调律师里的领头人。上世纪年代,青岛乐器厂解散,作为员工之一,初保勋也调整工作,到了青岛市歌舞团,专门负责乐器保养、维修。当时的调律师在青岛更为稀缺,因此每个周末,初保勋都要去往不同的家庭,为客户进行钢琴调律。“那时候,我跟哥哥在家总是捣蛋打架,爸爸怕我们惹祸,就带着我去调律。”初政起回忆,少年的周末,最多的记忆就是跟随父亲一家家去调律,父亲工具箱里的调律工具,就是自己的玩具,“那时候什么都缺,很多工具都是爸爸自己动手制造的”,亲力亲为、手工制作、认真严谨,这些老技术人员身上的品质,打小就印进初政起的眼中、心底。


“爸爸本来打算让哥哥继承他的职业,让我学弹琴。”初政起说,因为自己看着父亲调律看出了兴趣,而弹琴却不如哥哥,父亲渐渐开始教自己一些调律的知识技能。“爸爸先训练我‘听音’,把握音准的变化,一边调音一边感受音的变化。”初政起从高一开始正式学习调律,已经是知识储备与前期训练满格的学生。高二那年,中央音乐学院第一次招考调律专业,“因为社会紧缺调律师,轻工业部与中央音乐学院联合办了班。”初政起成为这个特别班的一员,并且是年龄最小的一员。

 

02

没有捷径,只有用心、勤奋

“虽然学习得很慢,但扎实、用心、勤奋”,这是父亲对于初政起的评价。初政起也自认并没有多少天分,一路走来,都是用比别人更多的心力、精力,收获成绩。在中央音乐学院的两年专业学习时间,早上到下午是上课时间,为了“抢到琴房,有更多时间练习”初政起的学习都是从早到晚。毕业后,初政起回到青岛,成为岛城第一个揣着专业调律文凭的调律师。可惜,当时虽然青岛的钢琴开始普及但人们对调律的意识还未觉醒,初政起还是跟着父亲一起工作的“实习生”,“那是上世纪年代初,青岛从事调律的工作人员很少,客户也不多,我们主要服务专业钢琴老师,琴童家长对保养钢琴还没概念。” 

  

后来,“钢琴调律”慢慢开始普及,调律师也成了“香饽饽”,“因为调律师太少,我们的工作很忙,经常都没有吃饭时间。”就在这时,日本雅马哈公司进行世界范围的选拔,对调律师进行高级培训,“一共就培训了几批学生,我们这一批人中,有几个日本人,其他的都来自世界各地,我是唯一一个中国人。”初政起放下“赚钱”的时段,去日本音乐之乡滨松进修。已在岛城“小有名气”的他,一入学就经历了成绩单的“一片红”,“第一次考试成绩基本不及格,当时压力特别大!”当时国内的调律水平远低于国际水准,初政起的“调律基础”也比其他国家学生弱很多。


青岛钢琴调律初政起正一琴行


四位来自日本钢琴技术高等学院的日本教授,负责学生的“高压”教学,要求学生调律既要“精准”又要“速度”。初政起回忆当时感觉“蒙”了,但他想白己是唯一中国学员,不能丢脸,咬牙用比别人更多的时间来“补拙”,“除了睡觉,连吃饭都在琴房里,周末也从不休息。”初政起还时常找到老师要求个别辅

导,老师被他的勤奋打动,就用休息时间来辅导他。“差不多拼了两个多月,我终于可以跟日本学员差不多水平了。最终,初政起毕业成绩在所有外国留学生中是最佳。

 

03

“严”字打头,标准“唯一”

严肃、严格、严谨——在徒弟们的眼中,“初老师”是个“严”字打头的师父。“对工作敬业负责、对技术要求严谨”,性格本身就自带“完美”的初政起,通过日本培训,又把这句话深深烙在职业中。“在国内还没有规范调律步骤的时候,日本已经把调律细化到每一步,每次调律,都是精确的流程。”初政起回国“带徒弟”,也是这样规范弟子的。而且,不论是去剧院为百万级的演奏钢琴调律,还是去琴童家调律,初政起都是衣冠笔挺、准时准点,“这是基本职业素养。”     

青岛钢琴调律初政起正一琴行

如今,初政起为岛城两万多架钢琴调过律,为“记不清”的音乐会用琴把过关,也带出了三十多名青岛第四代调律师。不管过手的琴有多少,教过多少徒弟初政起要求的标准都是“一样”。初政起说,国内目前有很多高校,包括中央音乐学院、南京音乐学院、星海音乐学院等都开设了钢琴调律专业,但“专业调律师”的数量远远不能满足市场需求,“很多没有职业资格证书甚至没经过专业培训的人,也在调律。”按照国家规定,钢琴调律师必须同时持有三证方能上岗,包括中国乐器协会钢琴调律师会员证、劳动部的职业资格证书和中国轻工联合会颁发的钢琴调律师服务证,“专业的调律师,才能保持钢琴不走调。”

04

为了钢琴更美妙的声音

初政起现在是青岛职业技术学院钢琴调律专业特聘教授,也是德国博兰斯勒钢琴的特约调律师。他经常公益为慈善机构的钢琴进行调律,举办一些钢琴调律的公益讲座,普及钢琴保养知识,“钢琴也是有生命的,钢琴没有被弹坏的,只有人们不珍惜。”

钢琴中大大小小的零件,其中每个零件都会影响钢琴的音色和音质,所以钢琴调律师一般是要把调律和维修结合在一起,要懂音乐,且必须对这些零件了如指掌,才能调出准确音色和较高的音质。钢琴内部的琴弦有很多根,每根弦都有一定的拉力张紧,无论使用与否,每天都在一点点松弛,如果不及时校正,走音后引起的音准变化,对学习者尤其是少儿的耳音损害极大。


在聆听钢琴演奏家演奏美妙之余,你还应该知道钢琴的保养知识。作为调律师,初政起总是在不断提醒拥有钢琴的人家,“随着冬天的来临集中供热开始后,钢琴因为室内干燥导致击弦机和键盘的一些机件数据尺寸明显偏差。”他也会随时提醒徒弟们在调律时要注意的问题。


如果说钢琴家负责弹奏出音乐的美妙,钢琴调律师则要负责钢琴本身的稳定性。初政起认为,不管幕后工作有多么“无闻”,都要保持职业水准——所谓“匠心”,莫过于此。

青岛钢琴调律初政起正一琴行

——《青岛晚报》


初政起正一琴行


联系方式:0532-85764419

地址:青岛市市南区宁夏路268号